校友网

当前位置: 首页>>校友工作>>校友活动>>正文

绵师的红色印迹——绵师地下党组织及学生运动介绍
2021-09-01 14:26 郭开聪  《古镇丰谷井》   (点击数:)
[字号: ]

 1921 红色火种在浙江嘉兴南湖的红船上点燃,2021年, 中国共产党迎来了百岁寿诞,经过100年的艰苦奋斗,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带领全国人民推翻了三座大山、建立了新中国、探索社会主义建设和发展之路、 走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在党的领导下,绵师栉风沐雨,一路走来,焕发出蓬勃生机......

回望历史,我们惊讶的发现, 我校的前身之一 ——绵阳师范学校 ,曾经是红色火种在绵阳燃起的地方……

(以下内容取材于涪城区党史办公室资料)


 星星之火

     1941年,国民党发动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掀起了第二次反共高潮。四川地下党执行中央“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的方针和“隐蔽精干”的策略,党员转为个别联系。1942年2月,绵阳地下党组织建立了临时工委,工委书记王朴庵,副书记李英(当时在中江中学学生)、委员韩光烈、周启亚(当时中江中学学生)。1943年以后,中共地下党员艾文(艾荣平)、李英奉组织之命先后从中江赴绵师求学,分别就读于六班和十班。1945年川北工委王叙伍来到绵师与李英他们接上关系,同年十月,李英发展了同学王本鉴、李世英入党。 从此,革命种子开始在省绵师萌芽。

     教员李象山,早年在北师大读书时就加人了共产党,在北平从事地下活动。“九一八”事变后,北师大组织南下请愿团,李是骨干分子。抗日战争爆发后,山东沦陷。在济南教书的李象山和党组织失掉了联系流亡到了四川。抗战胜利后,李象山受北师大同学、省绵师校长黄长直的聘请,由自贡到省绵师任教,担任训导主任,教公民课兼十六班班主任。李象山上课能突破教材的局限,在授课中加人一些新内容,给学生讲国内外的新闻时事,大胆宣传解放军战场,宣传共产党的政策,宣传马列主义,讲生产关系、生产力、剩余价值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常识,讲‘斯大林格勒大血战”,讲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等。他还组织学生成立时事学习小组,自费订了《世界知识》、《新观察》、《文摘》、《科学画报》等多种进步刊物供学生阅读。他倡导学生博览群书,学习古今中外一切优秀的文学作品,举办纪念鲁迅的征文比赛,开拓学生的视野。经常与学生道谈论时事 ,引导学生关心时局,走革命的道路。

     教师李梅山(李象山之妻)兼图书管理员。她支持李象山的进步活动,把学校以前封存起来的鲁迅先生的作品及其他进步书籍悄悄地借给革命青年。图书馆的图书目录有两套,一套对内,一 套对外。进步书籍不上书架,有的还巧妙地另加封面.避开了特务的监视。当时(新华日报)、(展望》、《民主日报》等五十余种刊物在校里暗暗流行。

    1948年春,地下党员刘英年(十八班)发起成立了党的外围组织"读书会”,利用这种公开的合法的组织开展秘密活动。读书会的核心成员有刘英年,伍烈光(十六班)、谢方发(谢子民、十八班)赵毓生(十八班)陈贤聪(十九班)、欧阳杰(李莎、二十五班)、吕明玺(二十班)。他们组织各班进步学生秘密阅读马列著作进步书籍。如艾思奇的《大众哲学》高尔基的《母亲》、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等。这些书籍大多由李梅山提供。每到课余或节假日,读书会的成员便三五成群地到校园后面的马鞍山或涪江岸边展开热烈地讨论。

    壁报活动和读书活动同时开展。在李象山的支持下,大大小小的几十种壁报或板报掛满校园。壁报有全校性的,有同乡会的,有各班办的,有三、五人合办的,更多的则是以个人名义办的。绝大多数壁报都是进步的。如李英的《野火》、周启亚(十二班)的《活力》、瞿子安(十三班)的《曙光》赵毓生的《励进》、陈贤聪的《力行》和《燎原》、(春潮》等。这些壁报,内容丰富,格式不拘,体裁多样。诗歌、散文、小说杂文、小品、漫画应有尽有,图文并茂。同学们以此为阵地,谈古论今,针砭时弊。

    读书和壁报活动的广泛开展,传播了革命思想,冲破了校方的思想禁佣,给省绵师注人了一种新的活力,它使许多同学认清了当时的社会时局,地下党则通过这些活动有效地团结了一批进步青年,发现和培养了一批革命骨干,为绵师的学潮运动打下了良好的思想基础。这是省编师学生中先后有不少人人党,投身于革命洪流的主要原因。

1948年1月江油石岭事件后,同年秋天,王朴庵(原北川县地下党委书记)、韩光烈等同志研究,为打通川陕近道,迎接四川的解放.决定把工作重点转移到川陕重镇绵阳,以丰谷绵师为活动基地,发展绵阳地下党组织。从此绵阳师范的学运就直接在绵阳地下党组织领导下进行。

李英在省绵师读书期间(1943-1946),在从事革命活动时,曾多次得到教师李象山的掩护,这次从江油转移到绵阳,李英把王朴庵介绍给李象山,决定在丰谷余贤村茶馆见面。王朴庵化名王学成,改自贡籍为山东籍,常以山东老乡的身份出人绵师。李象山的家就成了联络站。在这期间,党组织发展了绵师毕业生周启亚(十二班 )、瞿子华、沈泽祥和在校生陈贡、欧阳杰、谢子民、唐大满、赵邦雄、刘维英、周正、张成宜、刘君平、胡逢原、曾哲民和教师李象山、李梅山等人人党。为发展壮大组织,开展学运,农运工作奠定了基础。

         1949
7月又成立了绵阳中心县委,书记李英,副书记周启亚,委员李象山。绵阳中心县委辖绵阳、绵竹、安县、彰明(部分)等县的党组织。绵阳地下党又成立城区、丰谷、魏城、新店子四个区委、五个支部。地下党支部以城区、丰谷、塘汛、小枧、魏城为据点,发展组织壮大力量,开展学运、农运和统战工作,旨在推翻反动政府,迎接绵阳解放。


          1945年到1949年,绵阳师范学校在党的地下组织领导下爆发了三次学潮。

 第一次学潮

         1945
年秋的一天,因学校伙食团的饭煮得太少,学生没有吃饱,便围着伙食团闹。一个工友出于同情就去碾米准备煮饭,因天雨路滑,米撒在了路上,伙食团管理人员(黄长直的外侄)见之,大发雷霆,指着工人破口大骂。地下党员李英打抱不平,前去质问,同学们也气愤地围了过去,管理人员便到事务室躲了起来,同学们包围了事务室,晚自习也没有人去上。李英、王本鉴、李世英等决定趁机发动罢课,抗议学校当局克扣学生伙食。次日,全校罢课。校园里贴满了标语:“反对缴尊师米反贪污、反饥饿、争民主、争自由,要求经济公开,按月公布伙食账目,改善伙食,给学生以自由。这次罢课得到了老师的支持。吴节侯暗中帮学生出谋划策。指点罢课负责人李英不要过多公开露面,让其他学生作代表与校方谈判。谈判中李象山借口刚到学校,情况不明,实际意思是劝告黄长直要关心学生疾苦,顺乎民意。黄长直怕事情闹大,就同意由学生自办伙食。三天的罢课取得了胜利,学生们推举王本鉴、周启亚当伙食经理。通过这次学潮,同学们第一次看到了自己的力量,扩大了党的影响。不久,黄长直写下辞呈,离开了绵师。

     第二次学潮

         时值我人民解放军的三大战役取得伟大胜利,全国处于革命胜利的前夜。当时,国统区纸币泛滥,物价暴涨,民不聊生。教师的薪金用纸币支付,而市面已流通硬币(银圆),纸币贬值。师生食米发谷条子,而谷条子又被反动当局拨在远离学校的区乡,省立绵阳师范师生而临饥饿的严重威胁。

         1949
4月,师生伙食团眼看揭不开锅,成都大学生反饥饿罢课示威游行遭到省长王陵基的血腥镇压的消息传到学校,更激起师生们的同情和极大的愤慨。李象山、路梅亭(教务主任)提议联合罢课。他们派教师胡宗庆出席在城内召开的罢教联席会议。罢教联席会议在警钟街文化茶楼举行。省绵师、省绵中、国立六中、省高农校、绵阳县中的代表到了会。几家报社的记者也到现场采访。会上,各校代表纷纷反映师生生活十分困难,快要断炊,无法继续上课,要求政府立即解决师生吃饭问题,呼吁社会各界和学生家长同情、支持教师罢课的正义行动。由于各校的具体情况不同,无法统一行动,代表们相约各校自行采取行动。返校后,胡宗庆将会议情况作了汇报,李象山召集全体教职工商议,决定采用联合签名辞职的方式罢教。地下党根据这一-情况,召开了紧急会议,决定发动全校学生罢课,声援老师的正义行动。

        
这次学潮中,学生首席代表周正与国民党绵阳专署派来的民政科长进行谈判,提出了以下要求:1.教职工薪金和学生的伙食费发硬币;2.师生的食米谷条子拨到丰谷镇仓库出米。代表们还向当局提出质问:“为什么要打内战?”“为什么不把钱拿来办教育?”“为什么教职员的薪金不按时发放?”“为什么我们的伙食这么差?”等。谈判进行了一天,毫无结果。第二天,同学们以谈判破裂为由,正式宣布罢课。各班选出代表组成罢课委员会领导全校罢课斗争,还起草了《告全国同胞书》,在丰谷镇举行了一次示威游行,还组织了演讲、歌咏、街头剧、治安等队进行活动,并书写标语,将《告全国同胞书》寄往外地以扩大影响。在游行示威中,同学们高唱《罢课进行曲》:“绵阳的父老兄弟,请你们起来主张正义。老师没饭吃,同学饿肚皮。政府究竟是啥道理?为了争温饱,为了达目的,我们不得不此举。
 
       
罢课第二天明委会第二十班学生唐大满(共产党员)和张安惠两位女生代表到绵阳专署请愿,她们在专员面前不卑不亢,据理力争,阐述了罢课的目的和要求。以后又出席了记者茶话会向新闻界人士说明了事件的真相,事取了舆论界的支持。

        
示威游行显示了正义和力量,得到了社会舆论的支持。国民党专员公署终于被迫接受了师生提出了条件:银行拨款用银圆支付;就地拨给师生食用黄谷。历时五天的省绵师反饥饿、反内战的罢课斗争宣告结束,在这场斗争中,地下党员李象山、欧阳杰、周正、张诚宜、唐大满等起了先锋骨干作用。


 第三次学潮

        
复课后不久的一个星期天下午,省绵师二十八班绵阳籍学生李再琼归校途中在南山寺被国民党军车碾死,消息很快由同路同学电话通知了学校。同学们立即出动在马鞍山拦获了那辆肇事军车,扣留了司机。丰谷镇公所见出了人命案子,把司机弄到镇公所关起,答应第二天处理。

        
当晚,周正等地下党员进行了研究,提出解决此事的意见:1、要求政府保障人权,严惩罪犯;2、赔偿命价,抚恤家属;3、开追悼会,祭奠死者。第二天学生罢了课,涌到镇公所要求答应上述三条。潼绵道上的军车听说出了事,约三四百辆军车都停了下来,几百个司机也在镇公所码起与学生对峙。闹了一天,局面僵持。李象山及时召集地下党小组开会,提醒大家有理有节,适可而止,不要因小失大,暴露组织。后来军方也作了让步,大部分答应了学生提出的条件,第三次学潮—“军车事件遂告结束。

        
1949年的学潮中,周正有所暴露,专署通过校长彭鼎调查他,党组织决定他立即转移。暑假,周正回到安县家乡开展农村工作。欧阳杰则于五月转移到江油搞军运。

    保护学校,迎接解放

         鉴于省绵师学潮迭起,彭鼎也写了辞职报告,便换上特务分子陈宗海任绵师校长。当时,地下党在绵师有两个小组,组长都是张诚宜。张诚宜接受绵师毕业在绵师附小当教师的周启亚的领导(周是绵阳中心县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省绵师党组织还与丰谷镇、松垭乡的地下党员、地下团员接上了关系。

         
刚上课不久,我人民解放军势如破竹,大西南即将解放。学校后面的公路上,国民党溃军昼夜兼程向南逃窜,学校一些师生也纷纷回家避难、陈宗海见大势已去,就携带学校的大印和一千多个大洋的公款潜逃了,谢汉杰、陈道兴老师自告奋勇地带领学生分头追击,结果在公署把陈宗海抓回学校,追回大印和公款。

        
为了使学校不被战火所焚,为保护好校产,党组织领导留校同学组织了学生自治会,将学生口粮从粮库搬回学校,把桌椅、教具、书籍等集中起来,严加守护。还将在校外浅草院、余樟院住宿的学生迁进校内,男生集中青藤院,女生集中住浮桂院。其余宿舍落锁封闭,昼夜放哨巡逻

          12
19日,张诚宜进城接受了党的指示,回校后向同学们传达了我人民解放军已解放了广元、昭化,指日可到绵阳的喜讯,要求大家立即作好迎接解故的准备。同学们听后异常兴奋,大家奔走相告,并推选张诚宜拟写传单标语,自治会主席刘德均负责对外联络,胡逢源、曾培民组织护校,二十八班女生负责文艺节目,各自秘密地进行准备。

          12
21日凌晨,绵阳解放了。同学们闻讯奔上街头,敲锣打政鼓,燃放鞭炮、表演节目.欢庆胜利。绵阳军管会委任李象山为接管全县学校的军事代表,教师吴节侯受李象山之命接管了省绵师。1950年元旦,绵阳开欢庆解放的群众集会,游行大军中有一支英姿焕发的学生队伍,那就是省绵师的护校队。从此绵师回到了人民的怀抱,踏上了建设社会主义新绵师的征程

 
 

 

 

上一条:传媒学院2007级优秀校友刘增明回母校作讲座
下一条:我校1977级校友、北大考古文博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孙华教授在三星堆讲解考古最新进展

绵阳师范学院校友工作办公室 版权所有

Office of Alumni Association of Mianyang Normal University,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四川·绵阳市绵兴西路166号

Tel:86-816-2202071 PostCode:621000  网站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