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网

当前位置: 首页>>绵师情怀>>寄语绵师>>正文

一路前行不言老
2017-10-13 09:55 郭鸿雁 校友办   (点击数:)
[字号: ]

节前几日说,今年的中秋全国下雨,与月亮无缘。回老家时,特意带了厚衣服和围巾。孰料连续三日好天气,甚至有些炎热,心想中秋在即,或可欣赏明月,但并不能陪伴父母到中秋节,心中难免遗憾。返绵是早定的行程,原计划2日回,父亲难得开口,说:“你们多耍一天嘛。”我和弟弟就欣然决定,都多呆一天。3日早上,雨水淅淅沥沥,我回绵阳弟弟回龙泉,母亲撑船送我们过河。到街上,母亲去给我俩买小镇的特色小吃。我和弟弟走到老街吃早饭——独具小镇风味的面条。店门正对面是条老街巷,拐角处的木板房依然几十年前的模样。雨水斜斜密密地织成雾帘,我和弟都感叹,今年是真看不到月亮了,似乎心里的遗憾减了几分。  

  这家小店是小镇的老招牌了。老板似乎还认得我们,边煮面条边与我们闲聊:“如今难得回来一趟哟?”煮面用的一口大铁锅,水掺得很宽,面条、抄手、水粉等,在开水里尽情翻滚,煮熟煮透。水蒸汽袅袅娜娜,飘入老街,远方的景致看得不甚分明,容易引人遐想。  

  比如,就在街的斜对面,供销社门口,彷佛又看见一排排的菜摊儿。小时候,村社有座山,集体种植苹果树,后分到各家。吃不完的苹果,母亲就背了,与菜一起,摆在供销社门口售卖。奈何卖苹果的人多,生意并不理想。刚上小学的我,寒暑假或星期天是必然要陪着母亲卖菜的。尤记得某个初冬,也是这样淅淅沥沥的小雨,我的鞋被雨打湿了,脚趾冻得生疼,又饿。对面赖水粉旁边有一家饭店,正卖白馒头,5分钱一个,很想吃。母亲便让我自己拿苹果去换,她甚至没限制几个苹果换一个馒头,然而我始终不敢,便忍着。后来却在赖水粉那里吃到了一碗酸酸辣辣的红薯粉条,冻僵的脚靠近火炉旁边,也是升腾起淡淡的雾气。  

 对面的老巷,是到酒厂、豆瓣厂和镇学校的必经之路,小镇人流最大的地方。母亲曾在巷子里做过米生意。打听到哪里的米价略低,父亲母亲深夜搭便车去进货,每一斤米赚个几分到一两毛钱的差价。舅舅利用送货的回程空车免费帮我家,挣的其实是这些运输费用吧?然而一次进货千把斤,需要一斤一斤地卖出去,并不容易。卖米的人也多,在小巷两侧排起长龙。没有固定摊位,全靠早上去抢位置。别人卖米一家一个箩筐,似乎理所当然。母亲却一个人摆了三四个筐,询价的挨着看米的品质,连问几个都是我母亲的,也就笑着买了,这好像也没什么不对,那时候也没人管什么座商归店的事。那段时间,每天早上4点过,我的眼睛还睁不开,屋外一片漆黑,打着手电筒出门,我得帮母亲占摊位去。不然,趁他们搬米的过程,会有人把我家占位的箩筐扔掉。我在那里,个子小小的,人比箩筐高不了多少,手握电筒,有人来动我家箩筐,我就大喊;“这里有人了!”来者悻悻走开,我心里还是微微发虚,尤其淅淅沥沥的有雨的凌晨。  

 弟弟记得深刻的事情,是初夏。我和他,跟着隔壁的堂哥们,漫山遍野地去抽野笋子。收获总不少,我们的书包装满了,才顶着一头的蜘蛛网,有时候带两个蜜蜂蛰的大包,有时候采到新雨后冒出来的白色的蘑菇(彩色蘑菇有毒,我们很小就有此常识了),愉快地回家。自己吃的时候很少,总是把皮剥了,用稻草捆成小把,把蘑菇串在线上,划船过街,沿着粮站到猪市坝的老街走上一趟,新鲜的笋子和蘑菇就变成了一两块钱,然而这钱也是必须如数上缴母亲的。  

 面条煮好端上来,母亲也笑着地走进来。她给我们兄妹一人买了一百多块钱的卤菜和米糕,又要回去给家里弄早饭了。她戴着米白色的草帽,红色花纹的外套,步子轻快地离开,挥手给我和弟弟说拜拜,心情甚是愉悦的样子,尽管我们都不能陪她和父亲过真正的中秋节。早上过河在船上的时候,我戏说:“妈妈也,说起来你们还是造孽哈,一儿一女,都没有陪在身边。”母亲打个哈哈:“哎呀,说这些,我觉得莫得啥,只要你们生活搞得起走,我们就高兴得很。就是你们老爸有点假,明明多想你们回来,嘴巴头还说,回来爪子嘛,浪费钱。没想到这次主动喊你们多耍一天。”  

 弟弟这次回来,表现得特别好,给爸妈换了液晶电视,还给他们拿零花钱。这让以前特别担心弟弟的爸妈真是特别舒心。我的境况还好,自从读大学离开老家,生活工作似乎顺顺利利地往前。每当有过不去的坎时,就想想卖苹果时的跳脚,想想凌晨漆黑中的大喊,想想沿街叫卖的尴尬……  

 与母亲饭后散步的时候,她带我去新修的广场,我家的新房子也在那边。我和弟弟没回来,她和父亲也更喜欢住老房子。如今愈发理解他们为啥守着旧屋不愿离开了。这狭窄的两层小楼,是他们从无到有的有力见证呀,而且我和弟弟都在这里长大,我的房间里窗帘都没换过。父亲计划着再养四头小猪,母亲也孜孜不倦地耕耘着她的数块菜地,两老乐此不彼。照说,他们有一月一千多的退休金,家里几个房间和门面也都租了出去,不用为晚年生活担忧。我母亲是这样说的:“我还年轻,做得动!”然而她已经66岁了。  

人到中年,常听同龄人感叹,老了老了。父亲母亲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人生就是向前走,不必言老,幸福,总会相伴左右。  

                                               作者简介:郭鸿雁,中文系962班校友

                                                    现在西南科技大学党委宣传部工作

                                                         任《西南科技大学报》编辑  

 

上一条:《青春绵师的日子》献给2018届的你!
下一条:新疆招录我校学子安普斗的心路历程

绵阳师范学院校友工作办公室 版权所有

Office of Alumni Association of Mianyang Normal University,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四川·绵阳市绵兴西路166号

Tel:86-816-2202071 PostCode:621000  网站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