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网

当前位置: 首页>>绵师情怀>>寄语绵师>>正文

松风鹤影——中文系师长小影
2016-10-09 14:11 刘云生    (点击数:)
[字号: ]

绵阳师范学院,前身主体为绵阳师范专科学校,位居绵阳市游仙区雏凤山麓,芙蓉溪旁。此地山水俱佳,人文荟萃。本人于1984年9月负笈入读中文系,1989年武汉大学毕业后又回母校执教,至2001年携家小赴西南政法大学任教。屈指算来,居雏凤山前后凡15年,水光山色,松风鹤影,所历人事,梦寐时现。应校友办赵梅师妹之约,略书片纸,杂忆师友,兹唯记恩记幸,无关风教宏旨。尤当言明者:文间或有戏谑之论,但谑而不虐,要以呈现 文学系 教授之风神情态为要旨;时近期末,冗务繁屑,虽系饤饾小文,五缀七缀,错漏难免,万祈列位师长包容海涵!

——作者敬识2016.01.19

孝勤敏达蒋宗许

宗许先生长身玉立,眉宇之间英气逼人,学识淹博通透,吐词清俊雅脱,看似枯燥乏味的古代汉语课却场场爆满。    

1984年入校后,蒙先生垂爱,青眼有加,得以随侍左右,研习文献、训诂诸学。其时先生居于五栋端头二楼,兩室两厅,算是少有的“豪宅”。无数次贸然登门求教,无数次深夜促膝长谈,至于先生是否得暇,是否搅扰家庭正常生活,年轻懵懂,全不置念。后来成家,奉老养子,财米油盐,方知当时之孟浪粗疏,回想当初先生温煦蔼然,陈师母笑脸盈盈,中心且愧且敬。    

教诲之余,陈师母往往留饭,一解馋涎;家中偶有好酒新鲜,先生也会事先通知。后来晋升导师,屡屡宴请研究生,至成惯例,实 蒙 先生、师母身教染化习成。    

先生生于书香之门,长于播乱之秋。后来竟至于务农编篾,所幸天资颖悟,家学有传,加以克勤克俭,力学不辍,1977年高考进入绵阳师专前身遂宁教师进修校高师班,师专毕业留校再入四川大学深造,池鱼归渊,潜龙飞天,于古汉语界早获声名。    

先生之治学门径及成就勋业,留待后续。文即名“小影”,姑列先生孝、勤、敏、达四德以自励。    

先生系独子,事父母、师长极醇谨。八十年代即将父母迎候身边,晨昏定省,俨同古礼。蒋婆婆1999年去世,先生恪尽孝道,心丧数年。蒋爷爷90高龄后忽患痴呆症,每于房间下跪请罪,先生小心呵护,万般求治,蒋爷爷奇迹般康复,至今年过百岁(屈指推算应当为104岁),头脑清楚,饮食不衰,尚能悬肘大书。四世同堂,其乐融融。去年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先生花甲之年尚为老父之应得荣誉奔走呼吁,令人钦敬感佩。    

陈朋教授系先生授业恩师,八十年代即羸弱多病,药品匮乏,先生四处张罗购求;老先生于绵阳中心医院住院时,时无电梯,先生背负上下,恪尽弟子之礼。四川大学著名语言学家张永言教授 于 先生有造就之恩,身孱体弱,肠胃尤虚,口无一齿,多年以粥面为食,先生每年数次驱车回乡,购买钟氏精制中江挂面,踵门敬奉,数十年不辍。    

先生秉承旧时家风,晏眠早起,忙事业,忙家务,辛勤操持,不坠古韵。目今家中上有百岁老人,下有童稚小孙,虽云陶然,亦且繁冗。先生身为知名教授,省优专家,每日侵晨即赴集市采购阖家老小一日口食之需;甚或为老人、小孙下乡购买鸡鸭鱼蛋。采购归家,转归书房,伏案写作,至今发表学术论文100余篇,参与《全宋文》、《儒藏》、《巴蜀全书》等古文献整理工作,迄今完成近千万字,前后主持三项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持家治学两不误,孜孜勤勉,垂范后昆。    

先生终日埋首典籍, 杨江源 教授曾面讽其独闭空斋,不近时事。后来写就小说《蜩鸣》,多所讥刺,至有人攘臂哓哓,要求学校全数收购后付之丙丁。文中有“夏商周”者,显以先生为原型。先生察之听之,粲然微哂,回称“轻狂”而已。实则先生对时事多所关切,于学界最新研究动向亦了然于心,对时局之发展更是洞若观火,唯以性情沉静,不欲喧呼而已。尤当言者,除学术精进,穷无底止外,先生对荣利、穷通、寿夭、生死之类,向来或避或隐,了然达生,雍然怡然,卓然集儒道二家之长。    

勤生敏,敬生谦。先生于父母师长恪尽孝悫,对后生子弟谦和温煦,赠书赋文多以“学弟”、“大弟”题额,追随先生三十余载, 从未见 先生对后辈有睥睨之神色,有傲然之情状,即便于背恩忘本之人,亦仁厚多恕,不加恶语;于倾轧中伤者,亦以德报怨。所谓君子之风,先生志之行之,于今时学界,稀见罕闻。    

傲雪枯枝杨江源

宗许先生有君子之风, 江源 先生则显属名士之流。    

江源先生后来成为著名作家,取了笔名叫“江兰”,嗣后“江兰”名声大震,“杨江源”反倒不为外人所知。    

乍看之下,江兰轮廓挺拔,眉目疏朗,但又绝非通俗意义上的帅哥。率性不矫饰,逞才不自隐,骂人不避嫌,加上唇眼有异,才思勃发,远非今时韩版帅哥所能匹配。    

江兰先生唇薄而韧,形似弦月,按传统相术,此类人一般尘缘难尽,一心多窍,才情超人,但嘴挟风霜,语带锋芒,极易流于刻薄寡情之辈。    

但 江兰 先生偏偏是性情刚绝不流俗、嬉笑怒骂皆成章的大才子。    

江兰天然长就一对丹凤眼,加上俊朗外型,如果稍加修饰自持,必然成为今时型男一款、熟男一枚。但江兰向来眼不掩尘,侠肝义胆,对世间眼前各类蝇营狗苟,一概不容忍、不宽恕。和世道过不去,免不了要生气发怒,眉峰紧蹙,整个眼型陡变为三角形,眼角生风,寒意凛凛,配上薄唇妙语,麻辣香鲜,江河滔滔,帅哥型男顿成风流名士。    

江兰先生本为世家子弟,世局变异,后来高中毕业后下乡务农,再后来招工成了矿工,见识了过多的人性丑恶乖张,加以酷爱鲁迅、海明威一路,大多篇章均能随口吟哦唱诵,少年多情终至于中年讥世。后来从副教务长位置隐退,调任绵阳电视台文艺专题目主任。所到之处,凌然一躯,傲然独隅,不苟从、不妥协,风骨铮铮,孱弱文士俨然一变而为斗士辩士。    

江兰先生以“愿将一双醒世眼,看尽无数糊涂人”的态度入世,自然引发不同评介。有赞叹其绝妙才思者,发而为文,《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如俯首拾芥;后来转向搞电视剧、专题片,更是如鱼得水。有不满其刚肠烈语,人情往来,小酌群居,动辄翻脸讥讽,如疾风扫败叶,如大水泄圹地,让人掩蔽不及,藏拙不能。    

究其实, 江兰 先生故然体近名士风流大不拘,但其对师长、对朋友、对学生不隐晦,不自饰,仗义疏财,全心尽力;即便言多讥刻,实则求真责善,冀其放下假面具,抛开虚架子,踏实落地,做真人,做自己。由是而论,江兰之骂,自属禅家讽教棒喝一脉。    

中文系文士云集,才子才女,梅红桂香,一旦相聚,多有善意逗乐打趣之事,逞才斗智,笑语盈桌。 梁中杰 教授教习写作,兼工书法,又喜即席吟诗。一日,中杰先生以旧作言情,中有二句,颇为自矜——    

雏凤山小松风劲

芙蓉溪浅竹影深

江兰即兴反驳,讥刺其迂阔冬烘。中杰先生反讥其只知海(明威)鲁(迅),不识平仄。江兰举盏而立,当场改吟——    

雏凤山小斑鸠肥

芙蓉溪浅王八多

此语一出,阖席腾笑,衍为经典谈资。    

又一日小聚饮酌,某后学做恭敬求教之态,延请江兰对仗,言上联早成,苦无下联——    

老子庄子抱朴子

江兰举盏微抿,吧嗒有声:小子听好了,送你两联任选——    

鸡蛋鸭蛋王八蛋

稀饭干饭蛋炒饭

此类亦庄亦谐,谑而不虐之事典颇多,俟有闲暇,再行揭出。    

江兰先生现居海南三亚海棠湾,华屋大宅,老夫少妻,时花美酒,烹调之余,读庄子,看天高云淡;品香茗,觉海阔月小,算得上是神仙一流人物。想来生事俱足,年事渐长,性情亦渐趋平和冲淡。但偶有小酒开怀助兴,或有美女临席捧场,江兰眉眼一愣,精光陡现,开口谑骂,嘴风劲道如故,使酒“骂”坐,势不可绾矣。    

上一条:感动的年龄——写给2017届即将离校的同学
下一条:做最好的自己,创精彩的未来

绵阳师范学院校友工作办公室 版权所有

Office of Alumni Association of Mianyang Normal University,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四川·绵阳市绵兴西路166号

Tel:86-816-2202071 PostCode:621000  网站管理